当前位置:速看小说网 >> 山河盛宴 >> 第一百八十二章 殿下最拉风
山河盛宴 第一百八十二章 殿下最拉风
????“二拜高堂!”

????司仪的声音有点像太监,尖细且有穿透力,一下便惊醒了文臻,她抬头看上座独自坐在左边的易燕然。

????易燕然早年丧妻之后一直未娶,易铭是最后一个嫡子,后头的都是妾生的,自然没有夫人来供跪拜。

????易燕然眼睛半阖不阖,由身边伺候的人扶着,微微坐起了一点,唇边露出一丝笑意。

????看来他还真的是挺喜欢易铭。

????身边有目光射过来,是易铭,文臻偏头看了看她,很自然地随着她一起下拜。

????易燕然喉间发出一点呵呵的声音,听起来像是在笑,只是听着实在吃力,四面的宾客们没人看新人,都在紧张地盯着他。

????明明是喜庆的日子,气氛却肃杀紧张。

????没有人关心新人相貌如何,感情怎样,更不要说贺喜闹洞房,大家都灼灼地等着一个叱咤风云将近半个世纪的老人的死亡。

????文臻忽然也觉得易铭,或者说方袖客,怪可怜的。

????她也是女孩子,成亲应该也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,然而也就这么糟蹋了。

????这真是她想要的吗?

????她眼光在席上一掠,看见有几个人神情分外紧绷,且互相在打眼色,似乎在商量着什么。

????只除了一个人,坐在那里,始终自顾自傻笑,玩自己手指,看那人年纪长相,应该就是传说易燕然那个原本资质不错后来疯了的儿子了。

????二拜已毕,易铭很自然地伸手过来搀她起来,文臻无法拒绝,只得娇羞一笑。

????然后她就觉得浑身一麻。

????身边易铭在低笑,笑道“文大人,好久不见了,你好呀。”

????文臻试了试,果然已经说不了话,便偏头对她一笑。

????果然是瞒不过易铭的。

????能做世家家主的人,哪里这么好骗。

????只不过易铭也需要这场拜堂,与其让已经知道真相性子又藏不住的厉笑大闹礼堂,不如借她来完成嘉礼,还顺手多一个人质。

????窗外燃起烟花,啸声尖锐,箭一般蹿上夜空,再化为千万道霓虹彩带,将整个天空割裂。

????座上易燕然的呵呵笑声被淹没在那嘶嘶声响里,他颤抖着手指,拿起桌上一个小盒子,往易铭面前递过来。

????司仪高声传唱,“赐礼——”

????成亲嘉礼并无赏赐礼物的环节,这忽然多出来的环节令在场宾客都面色微动,一部分人神色大变。

????易铭伸手就去接。

????文臻盯着那小盒子,心中遗憾,这她要能接过来多好。

????易铭手指就要触及那盒子,忽然有人大声道“哎呀这个好玩!”

????随即一只手伸了过来,猛地抓向那盒子,易铭伸掌去拍,那人却手肘一沉,将易铭手中盒子击落。

????盒子落地,里头两枚印章骨碌碌滚开,一枚被易铭接住,另一枚正好滚到文臻脚下,文臻不动声色,用自己运气冲了一阵子勉强能动的脚尖,将那枚印章一拨,拨到了黑暗的墙角。

????而此时众人注意力都在易铭易铿身上,也无暇顾及这枚印章的轨迹。

????有人在喝叫“易铿,别闹!”

????那个动手抓印章的,正是易燕然疯了多年的儿子易铿,此刻正偏着头,笑嘻嘻地对着上前拦住他的人道“敬公婆茶赐礼物啊,那应该给新娘子啊。”他指指文臻,又指指易铭,偏头问“是给这个新娘呢,还是给那个新娘?”

????众人“……”

????忽然有人道“当然是给我的新娘啦。”

????文臻一听这声音,便觉得红烛亮到刺眼,烟花美到无边,一片五彩灿烂如霓虹,在眼前模糊地绽开,怎么看也看不清楚,却原来的太多的泪涌出眼眶。

????她无法回头,不知道燕绥现在在哪里,心里一个声音不断地呼喊,他醒啦他醒啦他终于醒啦。

????满堂僵窒中,一个人轻巧地走过来,在墙角捡起了什么东西,又轻巧地过来,拿着那小小印章,拍了拍文臻的肩,道“蛋糕儿,要不要?”

????文臻顿时能说话了,含泪笑道“不要白不要!”

????此时她才发现,燕绥的神情和语气似乎都有了一些变化,看她时的眼神也颇有些奇怪,他总在一眼一眼地瞅她,像是想要加深记忆一样。

????她原本一直担心燕绥撞到头昏迷这么多天,怕有后遗症,刚才听见那句蛋糕儿,心下大定,此刻却又有些不安心,伸手过去拉住了他的手,燕绥立即反手一包将她的手裹住,快得像个下意识动作,做完了之后却又拉起两人紧紧抓着的手看了看,眼神里那种茫然感又出来了,文臻低声问他“喂,林飞白是谁?”

????结果听见他懒懒却又语气坚决地道“拖油瓶!”

????文臻“……”

????真是不知道是痴了还是傻了。

????此刻喜堂中已经乱了,一部分人冲出来,要将易铿拉走,一部分人挡在易铿前面,似笑非笑看着易铭,不断有人缓缓站起,走到某一方的阵营里去,使两边阵营越发泾渭分明,最后只剩下几位老者狐疑地站着,望着这奇怪的情势,易铭却在看着文臻手里的印章。

????文臻扬起手中的章,晃了晃,道“家主印一枚,换快马一匹,干粮若干,以及不追不索,两两相安。你们俩谁答应,出城后这印我就给谁。”

????易铭嘴角微勾,易铿偏头看着那印,文臻看着他那神情,心中也是一阵茫然,觉得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,这易铿好像真是个傻子啊,并不是韬光养晦来着?那一个傻子如何能有这许多拥护者,在这喜堂之上和易铭的人两相对峙呢?

????忽听身后的燕绥嗤地一声,笑道“傻子有什么关系呢,傻子上位,更有实惠啊。”

????“可是傻子是怎么笼络住这么多人的,而且看有的人对易铿的神情,颇为忠诚,不像是对傻子,还有方才有人出手捣乱,也太巧了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身后没有回答,她一侧头,看燕绥皱着眉道“这事好像是我先安排下的?”

????文臻心里更愁了,这位的脑袋,好像还是出问题了。

????那边易铭却笑了,一抬手丢掉手里那一枚,从怀里抽出一个小盒子晃了晃,道“我这里有真的,为什么要你那个假的?”说着偏头对易燕然的方向道,“爹,告诉他们你早就将印给了我,也好让这些傻子死心……”

????她语声忽然顿住,半晌,眨眨眼,又抿了抿嘴。

????众人这才发现,椅子上的易燕然身体僵木,两眼微张,望着天顶,竟然是已经死了。

????方才大家忙于划分阵营,竟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。

????一代煊赫人物,死得无声无息,死前还要目睹一场喜堂生变兄弟阋墙,实在也是凄惨了点。

????燕绥笑道“哦?原来我们这个是假的啊,那就毁了算啦。”说着指尖一弹。

????也不知是谁喝了句,“且慢!”

????燕绥就好像没听见,手上不停,眼看那足可裂金石的指风就要落在那印章上,又有人大喝道“来人,备马!”

????易铭冷笑,“备什么马!你还真相信他们手里是真的啊?”

????易铿那边有人硬邦邦地答“不管真假,只要有一丝可能,家主印就绝对不能落在任何外人手上!”

????还有人喝道“这两人是谁?易铭,这两人是否和你勾结?”

????文臻差点听笑出来,易铭已经笑了起来,她笑着摇了摇头,并不答话,却对燕绥低声道“殿下,做个交易,彼此都不泄露对方身份,怎么样?”

????燕绥瞟她一眼,又看一眼文臻,才慢慢地哼了一声。

????文臻笑“多谢看重。”

????易铿那边已经知道易铭是女子的真相,接下来等着易铭的将是一场艰难的战役,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对付文臻燕绥。

????而不揭露文臻燕绥的身份,那她还有机会去否认一个傻子的话,将此事翻篇灭口。如果燕绥以宜王的身份喊破她是方袖客,那就等于板上钉钉了。

????文臻调皮心起,忽然撮唇一吹,窗外一阵扑啦啦响动,有飞鸟的翅膀撞上来。

????有人惊道“唐慕之!”

????易铭接得飞快,立即退后一步,道“派人立即将喜堂周围十里的鸟兽都斩杀!”

????易铭在易家果然很有威信和势力,几乎立刻,这府里便响起各类鸟兽嘶嚎之声,还有一连串的格格鸡叫,看样子短期之内尧城百姓要没鸡蛋吃了。

????有人在门外大喝“马已备好!”

????易家的那些宾客眼神警惕,盯着燕绥和文臻,似乎在猜测他们是不是唐家兄妹?

????现下自家大位未定,易铭也好,别有心思的易家人也好,都不愿意现在出头招惹唐家这样的敌人,因此都沉默着没有动弹。

????易铿易铭一左一右,让出红毯位置,燕绥和文臻携手出门去,文臻看着自己深红绣金的裙裾摆动,旁边就是燕绥的黑靴,一时有些恍惚,竟有些自己正和燕绥成亲的错觉。

????然后她就发觉在这四面皆敌的紧张时刻,燕绥竟然走得悠哉悠哉。

????“喂,你快点啊。”

????“不急,不急。”

????“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急!”文臻快要急死了。

????“让我感受一下,再感受一下……这不走红毯机会难得么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文臻想这狗男人真是脑子撞坏了。

????出了门,燕绥没让文臻立即上马,众目睽睽之下手指一拂马背,隐约叮当一声。

????人群中有人脸色发黑,不知道自己那无比隐蔽的暗器设计怎么就被一眼发现的。

????燕绥这才带着文臻上马,上马之后皱眉看看她的礼服,顺手扯下被文臻撩到脑后的红盖头,还有外头的那件红色深衣,劈头盖脸扔在易铭身上,道“自己用罢!”

????也不见他扬鞭,马就忽然蹿了出去,大概为了取信他们,马是好马,撒开蹄子转眼就出了府,身后马蹄声响,无数人翻身上马追了上来。

????文臻回头看,有易铭的人,也有易铿的。

????希望他们的战争更持久一点,破坏力更强一点,最好打到易家自己崩。

????虽然身下疾驰剧烈,身后追兵无数,她却顿时放松下来,软软地靠在燕绥怀里,喃喃道“以前觉得你真像一个闲散亲王,啥事不干尽捣蛋,今儿才知道,原来你真的没少搞事情……易家的事情,你布置多久了啊……”

????她红色的衣袂在风中猎猎翻飞,有些如柔软的手掌拂在燕绥脸上,身后是燕绥温暖的胸膛,那双有力的臂膀就在脑后,她忍不住靠过去,脑袋一点一点。

????燕绥似乎笑了笑,用臂膀掂了掂她的上身,忽然道“蛋糕儿,你这是瘦了?怎么摸着不如从前圆润了?”

????文臻脑子里昏昏的,正想着他也没捏自己的脸啊,眼睛一垂看见那家伙手臂搁的位置,顿时气得脑子清醒了大半。

????要不是后头有追兵,她立马把这狗男人推下去,让他和石头地面印证触感去!

????马蹄疾响,此时已近城门,城门确实在开启,却开得奇慢无比,透过城门的缝隙看见还有一层吊门,目前只开了到小腿的高度。

????开城门的两个士兵,好像三天没吃饱饭,一只手拉开铰链,一只手搁在腰间武器上。

????燕绥忽然将文臻扶正,道声“坐好了!”一只手对空一抓,城门旁边的一只半人高的石狮已经被他凌空抓来,燕绥抡臂,手臂在日光下转出一个饱满的弧度,狠狠一抡。

????“轰”地一声巨响,两个士兵稻草一般向两边倾倒,城门被沉重的石狮狠狠砸开,去势不减,将吊门的底端也砸碎,犹自呼啸着穿过门洞,落在城门外的地面上,砰然而起丈高烟尘。

????整个地面都震了三震,文臻几乎从马上被震跳起来,回头一看那些追兵,本已追近,被这一手吓得勒马停住不敢往前。

????燕绥已经带着文臻箭一般穿过门洞,穿过门洞的时候顺手抓起了另一个石狮,文臻以为他要回头去砸那些追兵,却见他并没有动手,只将狮子不怕累赘地拎在手中。

????文臻有些不明白在这逃跑途中为什么还要拎这么碍事的东西,但燕绥做事必然有其理由,她此刻什么都不想思考,男人醒了,男人搞得定一切麻烦,她只需要躺平就好。

????耳边风驰电掣,燕绥在经过还没到足够高度的吊门时猛地压低了文臻的身子,两人紧紧贴在马背上,文臻只觉得身周风声凌厉,隐约有嗤啦一声,似乎什么东西被撕裂了,想要抬头去看,却被燕绥压住动弹不得。

????吊门外还有护城河,河上有吊桥,吊桥也在缓缓放下,但还没到位置,很明显易家的人追到了,吊桥也不会放好,吊桥不放好,燕绥就别想过河。

????但燕绥停也不停,瞬间马踏吊桥,他手中有沉重的石狮,马的重量,他的重量,石头狮子的重量,文臻的重量,再加上猛冲过来的冲力,冲上吊桥的时候,简直就像巨型压路机压了上去,咔咔两声脆响,吊桥两边的铁拉索猛地被拽断,吊桥加速放下,砸落在河那面的时候轰然巨响,又一阵烟尘滚滚,声势惊人。

????燕绥在马踏吊桥的时候,立即一回身将石狮砸了出去,堪堪将此刻才回神追过来的追兵给吓得慌忙勒马,门洞狭窄,来不及策马躲避,追兵只能都跳下马飞快后撤,那一批被抛弃的马挤在门洞里动弹不得,正在此时石狮呼啸而至,一阵马嘶惨叫声里那些马被砸死大半,顿时把门洞堵了个严严实实。

????而燕绥文臻的马一踏上吊桥,已经遭受摧残的吊桥便不堪重负发出吱吱声响,文臻心惊胆战,总有种下一瞬就要掉到河里的错觉,城头上不知谁在大声发令,有飞箭如雨射落,却追不上两人的速度,极致的风声里,文臻只能眯着眼睛,正看见疾驰中的燕绥,垂下的手指,将那枚印章,弹进了水里。

????然后燕绥抬起头,对着城头之上,喝道“多谢礼送出城!印章归还,接着!”说着手臂一扬。

????城头上一阵骚动。

????文臻“……”

????好好,你骚,这操作真特么骚。

????尧城的守城将领要被你坑死了。

????后头的追兵还在爬马尸之山,听见这句看见这个动作也顾不上追燕绥了,大多都冲上城头找那个守将去夺印章,而燕绥催马如风,马蹄底木屑翻飞,转眼间已经冲过吊桥,身后拉出的长长烟尘似剑一般穿越护城河一直逼到城门内。

????文臻仰头望着燕绥,他精致的下颌微微扬起,长发与衣袂齐齐飞扬,轮廓俊美如神。

????她自和燕绥在一起,见惯了他令人发指的闲散懒怠,能不说话便不说话,能不动手便不动手,连出手都没见过几次,更不要说今日这一连串又骚又勇悍的操作,帅得她再一次合不拢腿……哦不嘴。

????她忍不住热泪盈眶发出老母亲慈爱的喃喃声“……儿子终于长大了……”

????燕绥顿了顿。

????片刻后,他情真意切地道“娘,你怎么知道大的?”

????文臻“……”

????要死了,狗男人真的撞坏脑子了!

????……

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感谢大家让老桂终于又坐回了月票榜第一。

????咱能坚持久一点不?

????今天字数比较少,落差比较大吧,没办法啊,得缓缓。

????今天的文,嗯,虽然什么都没有,但是还是尽早看吧,评论的话咱们也别撩,就谈谈狗男人撞坏的脑子便行了。

????()

????ap.


用户请访问【http://www.tulanyx.com】,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??[回目录]??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|【进入手机阅读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?? ?? ?? 速看小说网 | 推荐本书
彩票 | bet | 澳门葡京 | 阳光在线 | bet | 极速牛牛 | 阳光在线 | | 500彩票 | 阳光在线 | 诚信在线 | 阳光在线 | 诚信在线 | 诚信在线 | 优德 | 500万彩票 | bet | 电子书 | 好茶 | 极速快三 | 体育开户 |